与Ampleforth一起共话DeFi未来的趋势

8月5日,Cointelegraph中文举办线上访谈对话栏目HUB ,本期主题为《与Ampleforth一起共话DeFi未来的趋势》,邀请到了Amplefort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Brandon Iles、Aave集成负责人Marc Zeller、Balancer社区发展负责人Marta Geater Piekarska作为本期活动嘉宾。

Cointelegraph中文HUB是一档由Cointelegraph中文发起的线上访谈栏目。聚焦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领袖人物,探讨当下行业细分赛道的发展机遇与挑战,以及企业如何突破行业现状,引领未来。

本次访谈主要围绕Ampleforth、Aave和Balancer最近的动态,Ampleforh即和Aave的合作事宜,为什么灵活高效的自动做市商对DeFi项目来说很重要等话题展开讨论。

嘉宾精彩观点:

1.Brandon Iles:按照传统定义,AMPL不属于稳定币,但是可以承担稳定币的很多功能,摒弃稳定币固有的风险。AMPL可以为用例提供稳定币所有的好处,而用户可以拥有中心化,同时拥有一切功能。

2.Marc Zeller:生态系统不存在零和博弈。再进一步讲,协力合作创造是加密生态系统成功的唯一途径。每个人都喜欢竞争思维,都想在生态系统中一次就成功,但这不太可能。推动DeFi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说的金钱乐高,专注于自己的乐高,将一件事做到尽善尽美。

3.Marta:一个单独的社区无法解决所有问题,我们都有各自擅长的部分。只有各个协议互相合作,我们才能建立一个DeFi市场,实现所有人进入金融市场的目标。

以下是Cointelegraph中文整理的访谈内容:

Q1:请各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Brandon:我是Brandon,Ampleforth协议的创始人之一。目前,Ampleforth已经推出两年多了,我们刚刚举办了两周年纪念会,我们很开心。

来Ampleforth工作之前,我在谷歌的计算机智能团队工作,但我再也无法像之前一样忽视加密行业的存在,所以两年半前,我和联合创始人Evan一起做了改变。

Marc:大家好,我是Marc Zeller,Aave的集成负责人。当区块链开发者想在Aave上开发新事物的时候,我主要负责让这一过程变得简单。最近,我们和Ampleforth合作,一起在Aave上推出AMPL,很开心能够将AMPL资产引入Aave协议中。Aave是一个流动性协议,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无需许可的、去中心化的方式为其中一个Aave流动池提供流动性,同时,可以利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无许可借用流动性。

我们是2020年12月份启动的,但那并不是Aave真正开始运行的时间。在Aave之前,我们推出过ETSLend。整个Aave系统团队正在开拓去中心化金融生态系统,现在我们是整个区块链行业中最大的流动性协议,很快我们也将部署在所有的网络上。

Marta:大家好,我是Martha Geater Piekarska,我是Balancer Labs的社区发展负责人。时光飞快,我5个月前加入Balancer,却感觉只过了一个月。在我加入Balancer之前,我曾经在Hyperledger工作,那是一个许可区块链。Balancer Labs是一个自动做市商,有点像是所有好玩应用的金钱乐高,类似于SushiSwap和Uniswap。

在Balancer上,用户可以创建流动池。理论上,在V2单独一个流动池可支持几百个不同的通证。目前V2还未上线,但这更多的是市场需求,而不是技术需求。Balancer致力于创造这样的机会,让所有人能够使用Balancer,在Balancer上做开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大力发展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与Aave合作,和Polygon合作,未来还会在AMPL上推出。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网络。

Q2:Ampleforh即将和Aave合作,Ampleforh发起了投票,来决定是否将Aave列为借款资产,Brandon,你能展开讲讲吗?

Brandon:当然可以。我们通过Aave治理发起了一个倡议——是否将AMPL货币作为V2借贷市场的借款代币。投票在上周举行,非常成功。很多Aave持有者们都非常支持将AMPL引入市场的决定,所以AMPL上周六上线了。

短短几天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或许和人们对市场的期待有所不同,自从AMPL在Aave上线后,AMPL的资产利用率高达100%。这意味着,至少目前市场对借贷需求非常大。但是,理想状态下,我们希望这个利用率比100%低,大概75-78%之间就差不多了。我们在计划推出一个后续方案以提高利率。这样的话,市场上借入和借出需求可以相互平衡,希望这件事可以尽快完成。

我们很开心能够看到如此高的借贷需求。通常来说,这是很多市场最大的一个难题,但情况往往与这相反,其他资产往往苦恼的是如何刺激借款需求。所以说,一开始需求如此之大,让我们看到AMPL潜力无限,同时,我们希望能够稍微调整息差,让市场达到平衡,Aave和AMPL都希望能更进一步。

Q3:为什么单单是借入资产,而不包括质押呢?

Brandon:对于那些不熟悉AMPL资产的人来说,AMPL是比较新型的资产模式,AMPL是DeFi赛道里第一个rebase货币,所以对于那些不熟悉 rebase 的用户来说,AMPL是拥有弹性供给的数字资产,可以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整,也就是说,AMPL是不可抵押的,从经济层面上来说非常稳定。AMPL的特性是其他货币资产无法兼有的:不可稀释。也就是说,如果你拥有1%的网络,这个1%不变,除非你花钱去买。

AMPL是新颖的,随之而来的是市场上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很关注金融体系中的系统性风险,AMPL就是为了减少系统性风险而创造出来的。我们认为将AMPL仅作为借入资产引入Aave平台是最稳健、最安全的做法。我们希望能够维持平台的完整性,所以我们只是引入,给AMPL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先证明作为借入资产的功能,之后再考虑引入抵押的功能。因为一旦将资产作为抵押引入平台,这会带来潜在的资本风险,所以我们认为先作为借入资产才是最负责任的方式。

Q4:针对Ampleforth和Aave合作这件事,Aave社区对此是什么态度呢?

Marc:可以说Aave社区看法一致,我们与合作伙伴一起打造的是一个长远的协同效应。而且,基本上,AMPL 开始时 LTV 资产是 0%。就像我说的,你只能借而不能抵押,这是第一步,很成功,因为几乎100%的流动性都被借走了,所以市场上对这个资产的需求很大,而我们可以满足需求。因此我们有一个后续的提议,这将使两种资产的贷方可以获得更高的利率。

如果有这么大需求,那么为了平衡市场,要尝试平衡借入和借出。就像Bradon说的,AMPL和其他资产相比,是一个新资产,或许会比其他资产更加不稳定。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借贷协议需要的是尽可能的稳定性,让提供流动性的用户处在最安全,最完备的环境当中,所以第一步是允许协议收集市场数据,让社区了解市场对此资产的所有反应。重要的是,AMPL目前正处在审计当中,超过四周了,审计结果快出来了。新的Aave协议也已经完成了,目前正处于审查阶段,我们并不打算承担更多风险,而是和这种新型资产共同成长。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共同建设,共同增长,这就是Aave项目社群的态度。

Q5:我想问问Balancer Labs,对于像你们一样的自动做市协议,和Aave、Ampleforth这样的项目合作,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什么灵活高效的自动做市商对DeFi项目来说很重要?

Marta:重要在于,只有合作,我们才能发展。具体来说,我们和Aave的合作主要是试试我们怎样才能创造资产。我们发明了资产管理器,也就是将账户里的闲置资金或者流动池中的资金进行再投资,Aave首次推出了这类资产管理器。

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资产管理器有点像超级智能合约,在投资和使用资产方面拥有巨大的权力,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经过全面的审计和审查,最终,他们是最让人们信任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和Aave这样的伙伴合作能够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

我认为,从Balancer的角度来看,我们真的需要Aave这样的合作伙伴。我们也和Gauntlet等其他项目有合作关系。因为我们认为,一个单独的社区无法解决所有问题,我们都有各自擅长的部分。只有创造这种共同策略,我们才能建立一个DeFi,实现所有人进入金融市场的目标。

我们不能站在与他人竞争的角度,我们需要做的是想想如何共赢、能获得什么、实现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实现DeFi的承诺。我坚信的观念是要赋权给人们,让人们可以自己管理金融资产。DeFi的发展将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只有坚持战略一致性,人们才会开始信任我们,而不是说一群疯狂的人四处各自为战。

Brandon:我想补充一点。关于DeFi,我很喜欢的一点就是它让我们能够以不同于传统金融的方式来做事。Balancer Labs有一个很酷的平台,叫做智能池,我们一年前合作过。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利用智能池,和AMPL一起创建一个Rebase交易池。Balancer或许是我们推出之后第一个合作创建智能池的项目。

我们有了Balancer,就有了具有不同权重的池,将这些运用到供给政策中。当供给改变了,比重自动进行调整。这样的话,AMPL作为一个浮动的、多样的价值通证,能够与USDC稳定币相互抗衡,而不附带任何损失。那么我们能够利用Balancer智能池的编程能力,创建一个新池,充分利用AMPL引进的新功能。我认为,那将非常酷,对我们社群很多人来说,这都是他们最喜欢的池之一。

Marc:我非常赞同,这是去中心化金融里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的生态系统不存在零和博弈。再进一步讲,协力合作创造是加密生态系统成功的唯一途径。每个人都喜欢竞争思维,都想在生态系统中一次就成功,但这不太可能。推动DeFi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说的金钱乐高,专注于自己的乐高,将一件事做到尽善尽美。对于Balancer来说,就是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资产自动化做市商,成为DeFi代币的坚强后盾。

专注于你所做的事,从他人身上汲取力量,与他人协同合作,Aave的价格一直在变,因为它们自己的事做得最好。我们无需去竞争,那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好好合作,这是DeFi最有效的策略。这或许是金融史上第一次因为合作而成功,而不是因为竞争。

Marta:当然,从做市商经济角度来看,我很喜欢所有这一切。我现在关注的是社区发展,如何让人们参与并投入到DAO的建设中来。我发现很多人在AMPL、Aave、和Balancer上上传了很多不错的提议,因为他们这些社群都有经验,就能为特定的项目做出更多的贡献,而不是像平常一样默默地为谷歌、苹果或者其他企业工作,这是DeFi神奇的力量。

Q6:我们也看到,最近Aave带领了很多机构,包括传统机构,进入DeFi市场,你认为资产流入是可持续的吗?

Marc:Aave针对机构的项目叫做Aave Arc,已经上线,大家之前或多或少都听过。它基本上可以说是Aave一直采用的一种特殊的流动池。DeFi属于每一个人,人们的需求不一样,角色不一样,需要将一个项目告知不同角色的人,比如,我是Balancer的用户,我为Balancer提供流动性。或者说如果我可以将我的流动性作为抵押,我们可以在以太坊的主要市场上进行。但是,在以太坊上交易量不大的话,交易费会让你的体验极其糟糕。为了创建涵盖所有人的DeFi,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Polygon市场上。你可以在Aave上存钱,也可以在Aave上借钱,可以从Aave获取流动性,然后在SushiSwap上进行交换,或者Balancer,Polygon都可以,费用不到一美元。

另一方面,有些实体可能不介意交易费,他们管理着成百万上千万的资金,他们关注的是合规性问题,也就是应用内的成员是否经过KYC认证,是否符合客户程序、邮箱认证、反洗钱程序、出事了会怎么办、是否有对手等等这些问题。这些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些人都需要能够进入DeFi,但不能忘记,DeFi是去中心化,可自由出入的。整个项目的管控都处在治理之中,是完全去中心化和可自由出入的。现在还有无许可的项目,我们需要创造一种新的可能,一种新的行动方案,允许新的用户进入,那就是Aave Arc项目。通过相应的监管和KYC,Aave能够给足够多的用户提供无限可能,更好地享受DeFi的服务。

Q7:现在市场中有很多稳定币,像AMPL类的rebase通证和稳定币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Brandon:按照传统定义,AMPL不属于稳定币,但是可以承担稳定币的很多功能,摒弃稳定币固有的风险。AMPL属于去中心化的,不依靠中心化的财团,或者二级市场。这样,AMPL就不受监管状况的影响,这些往往是中心化稳定币的烦恼。AMPL可以为用例提供稳定币所有的好处,用户可以拥有中心化,同时拥有一切功能。

比如说,从货币用例来说,AMPL能够提供安全的债务面额。假如说一个叫Alice的人借了一个比特币,一年后再还。通常,借钱都是为了急用。你可能将这一比特币用于购买其他资产,或者投资在别的地方了。当一年期限已到,Alice不知道比特币的购买力具体是多少,因为比特币不稳定。她可能是以2万美金借的比特币,最后可能要还6万美金,她很可能会违约。如果借款人依赖那笔钱履行他的义务,很可能会迎来一系列的失败。

但是,如果Alice想借100AMPL,一年之后,她将只需要付100AMPL和利息。无论AMPL市值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可能增加或减少了10倍,但Alice始终知道AMPL的购买力,也就是说她更有可能偿还贷款,所以说,AMPL提供了安全的债务面额,以及利用更加有弹性的基础在其之上构建一个金融堆栈,我认为这是AMPL非常有趣的一个用例。对于借贷市场和交易来说也是如此,Balancer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池,一个智能池,用的是AMPL的技术结构,你可以自动进行微调。

我认为,这是第一次非稳定币可以和稳定币抗衡,而没有相应的永久损失,这真的让人激动。它将稳定币世界与去中心化加密世界连接了起来,而不会给流动性提供者带来风险。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在为市场提供流动性问题上迟疑的话,担忧的往往就是永久损失问题。这对很多流动性提供者来说,是件很可怕的事。人们知道存在这样的风险,但不知道具体情况。我认为通过创建这类系统我们可以为他们排忧解难,让人们参与其中变得简单,将加密不同方面连接得更加紧密。

AMPL不是稳定币,但可以不带风险地承担稳定币的角色,同时,还可以将金融系统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AMPL是DeFi里非常有意思的资产。

Q8:是的,设计上来说,也非常有意思。你是整个项目的首席技术官。你能和我们讲讲,现在的rebase协议和设计之初的工作方式一样吗?

Brandon:我们已经推出2年了。在过去六个月当中,“圣杯”式算法稳定币非常受欢迎。当我们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其实我们有不同的名字,包括Fragments。最初的设计有很多机制,像自由储备金,债券,自动交易锚定等等,但机制越多,我们反而在对抗性市场中失去了运转的能力和信心,所以我们摒弃了很多东西,只留下了核心协议,成为了后来的AMPL

过去两年,可以看到AMPL的价格回到了目标价格,可能会在目标价格上下浮动,有时会回到1美元上来,这样更具灵活性,灾难性风险更小,所以有这些性质的资产更可靠。我们很开心看到AMPL过去两年的表现,这给了我们前进的巨大信心。

Q9:Balancer最近也上线了V2,这个版本有什么新的功能和创新点呢?

Marta:我加入Balancer的时候,我和别人聊天,他们和我说,V1基本上就像是一个alpha版,现在我们总算是有点Balancer的样子了,有很大的变化。V2有很多好玩的新特征,我们有一个推出计划,我们在逐步构建,为的是确保尽可能提供最好的产品,而不是说慌忙上市。

V2主要的变化就是都移进了单一金库(vault)系统中,每个流动池不再拥有单独分开的vault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创建这么一个vault。在银行或政府中有一个vault,但只有这个vault是完美的,里面的流动池完美隔开了,这样,我们可以在vault当中进行高效的交易。对于那些想进入加密生态系统的人,如果你想在流动池中转移资产,你可以零gas费做到。我们能够创建这样的框架,让人们在Balancer上发展,让所有人都可以利用这个框架,希望我们可以迎来更多的创新。

当然,在V2首次推出之后一个月左右,我们推出了这个框架,我们可以提供流动性启动池,允许人们来我们的项目以非常少的起始通证和供给增加资产。这有点像荷兰拍卖制度,你可以利用一点自己的通证或流动性开始,换取稳定可信赖的通证。

多亏了单一vault结构,才能拥有巨大的gas效率。和Gauntlet一起,我们才能创造动态池费用,为前50的流动池提供这项功能。同时,我们还引进了稍微有点不同的系统,以奖励流动性,这是Balancer较大的一件事,流动性提供者将会被奖励流动性,这和传统系统不一样。在传统系统中,你需要花钱让别人管理资产。我们引进了不同等级、具有差异化的池,鼓励人们在特定的流动池进行投资。同时,我们和Gnosis协议也有合作,我们现在正处在合作构建Gnosis-Balancer协议中。很显然,Gnosis是业内顶尖的费用优化和交易协议。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

当然,我们优化了UI和用户体验,用户体验是另外一大难题。在用户端,可以看到用户第一次接触DeFi时面临的挑战。我们真正实现了民主,允许人们管理自己的金融资产,但是关于DeFi的大众教育却没有很好地传达给人们,以至于他们认为自己有巨大权力。他们确实有巨大的权力,但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人们总是忘记这一点,所以我们在努力让人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团队,负责研究易用性、用户体验,这些研究人员持续探索人们如何使用Balancer协议、如何利用应用程序或以某种方式保护用户自己。

Q10:现在很多不同的协议研究的都是不同方向,这些项目如何走到一起呢?如何进行跨链合作呢?Aave是否计划在未来引入更多链呢?将如何实现跨链呢?

Marc:我们从Polygon经验中可以学到很多。三个月前,Polygon拥有很强大的社群和生态系统,但没有很大的交易量和资产储存量,比现在少多了。我们研究分析了很多数据和交易量,探讨Aave和Polygon部署的情况,那时,也是合作关系。单独的Aave网络是没多大意义的,如果你想将储存的资产作为抵押品,用这些抵押品去借款,如果你没有EVM的话,将无法交换资产。单独一个Aave非常单调,任何单独协议,单独的DeFi协议,如果没有其他伙伴的话,将非常无聊,没办法做很多事。只有当交流互动出现的时候,事情才变得有意思起来。

我们从Polygon部署中学到的是:第一,成千上万名用户第一次使用Aave,但在主网上Aave用户和在Polygon上Aave用户很少重合,都是一些新用户,为什么呢?因为以太坊太贵了,或许用户很喜欢Polygon,在Polygon上发现了其他区块链,他们最喜欢的交易所或许在其他区块链上,并且通过桥来跨到其他区块链,再回到Polygon上来,可能需要花上1美元。用以太坊的话,可能要花上20美元。从这些事情中,我们发现这不是一场零和博弈,当你推出新网络的时候,自然而然会遇见新的朋友,新的用户和新的团体。

很多人都在说,Aave链上市的时候,Polygon会发生什么?事实是很多人都想要使用Rollup解决方案。最终安全问题都将回到第一层,也就是以太坊主网,这是市面上最安全的以太坊虚拟机。人们不在乎Polygon的交易费用,想在以太坊的主网上使用Rollup解决方案,所以他们并不在乎那点费用

另一方面,正在使用Polygon的人会说Aave链很贵,确实如此,这是事实。现在,在主网上储存资产可能需要花上5、10甚至15美元,比1美分贵很多,很多人对Aave失去了信心。

我们想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在不同网络中相互竞争。Aave一直以来是一个市场,会继续在适合的地方进行推广,只要那里的人们愿意加入我们。因为仅仅只有我们是不够的,只有社群足够强大,人们可以享受去中心化金融的体验。你可以期待Aave今年以及未来几年出现在更多市场上,你将看到我们现在在研发的核心协议。

Marta:我100%同意你的观点,这就是我们在Polygon推出那时的情况。突然之间,出现了很多之前都没听说过Balancer的人,真的非常棒,很刺激。我相信,这是合作带来的。在Balancer,我们一直在大力推动社群驱动的组织建设,由我们的社群决定前进的方向以及从事的内容,我们并不清楚将会与哪些网络或者提供者集成。

如果有人站出来说我想和Rhino二层集成,完全可以。我们会让他们去这样做,,我们希望能够接纳所有的网络,但显然有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那就是水满则溢。我们究竟需要多少网络呢?集成其它层要多复杂呢?不同项目之间的合作,以及不同网络之间的合作有多复杂呢?

其实,以后将会自成一个网络,我们现在还处在试验阶段,走一步看一步。当然,从社群和融合的角度来看,有些努力会白费,因为有些项目开始听上去很酷,但之后就不酷了,但我们依然领先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相成为先行者,就需要接受这一切。有时候,我们会钻进兔子洞,需要挖开爬出来,再重新开始。

Q11:Brandon,你有想要补充的吗?现在趋势是什么?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吗?

Brandon:我认为现在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多链领域,盯着多链的发展情况。就像Marta说的,我认为很多人并不是十分了解这一切,现在市面上有很多项目,它们在不同领域都有很多有趣的社群。多链在变得简单之前,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复杂。现在,所有人都在期待新协议上线推出后,多链领域会如何变化。如果两个框架协议上线了,Polygon的知名度是否会发生变化,这个问题,只有到那一步才知道答案。同时,我认为随着新平台的壮大,共同发展潜力还是很大的。AMPL首先是在以太坊推出的,我们也在BSC上推出。从技术角度来说,我们也在Polygon上部署,虽然现在人们还无法使用,但我们真的很期待能够提供这样的市场。

当我们第一次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做出了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决定——放弃创建自己的区块链,所以我们没有创建自己的区块链,来吸引人们加入我们,我们选择去人们已经在存储价值、做交易的地方,我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AMPL更像是系统的大脑,被部署在区块链上,那个区块链得是最中心化,最安全的,毫无疑问,以太坊成功胜出。从那之后,我们曾经在Polygon上推出过通证合约,只要Polygon能分享流动性,只要Polygon能提供和以太坊一样的稀缺机制,那么两个平台上的AMPL就是一样的。只要可以在不同链之间转移AMPL,只要Polygon上的AMPL可以以同样的方式rebase,遵守以太坊上AMPL的操作指示,这两个平台上的AMPL就是一样的。

我认为,多链给了用户选择的机会,选择他们最看重的品质。以太坊安全性高,当你极力追求去中心化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那就是可扩展性价格高昂,但是在BSC上,如果我们牺牲一些去中心化,就可以实现可扩展性。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相信,以后生态系统会要求我们逐渐缩小之间的差距,以后可能会有像以太坊一样极致追求去中心化的层,可能某些一层,二层可以得到最多的关注。可能是 optimism,也可能是像Polygon一样的权益证明侧链,一切尚不可知,主要取决于,这些平台如何塑造自己的特色,是否足够吸引用户。

Marc:我们不是第一个经历这类事情的科技行业,谷歌,社交媒体在网络2.0时代名声大噪。我们现在在做的是Web 3。在我们之前,已经有网络2.0了。10多年之后,尘埃落定,成千上万个应用会出现。我们现在的用户层次更复杂了,也就是说,在社交媒体方面,我们西方人大多是使用推特,而在日本,大多是使用Line等,每款应用都有上亿名用户,都很成功,有自己的生态系统,各个软件之间也相互协作,但这并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局面。我认为十年之后,Web 3也终将会尘埃落定,比特币100%还会存在,以太坊也肯定会在,所有的一切都会留下来,拥有自己的社群,自己的应用。

Marta:你说的太对了,这个领域很赞,就像人一次可以吸入多少氧气一样,没有限制。没有限制,发展空间就无限。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用户有很多通证,在使用不同的网络。我们也不知道,这个领域的复杂性是不是有尽头,这个空间的复杂性没有尽头。

Q12:各位具体讲讲DeFi积极的走向。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才能走向积极的未来呢?

Marc:第一就是我们现在处在瓶颈期,采用速度在放缓,现在,大概有30万到300万的DeFi用户,他们参与DeFi,并且次数越来越少了,有些人以前可能用过Uniswap,他们属于DeFi的用户,但参与次数降低了。如果你想将这个数值扩大到3亿、30亿的话,现在是没法做到的,因为没有区块链可以处理30亿的用户。假设可以的话,交易费将大到无法想象,那些想使用我们正在开发的优质服务的人也会直接离开。

我爱Aave,但我并不会为了在Aave上储存资产,而花费5000美元。无论你看重什么,这个道理在每个应用上都是一样的。重要的是,改善基础设施,不要极力扩张,因为没有一个网络能够应付成百万,甚至上亿的用户。虽然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属于亿万用户的金融服务,但是,我们会有Polygon,有Rollup,有Solana,有雪崩协议,有很多伙伴一起,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所有这些网络都在完善自己的结构,共同进步,我们将会达到亿万名DeFi用户。

Marta:我非常赞同,说实话,你的话很有意思,之前我都没听说过,大多数人关注的焦点都不一样,但你完全正确。我们现在无法应对大规模普及。同时,我刚刚提到的大众教育很重要,要让人们了解这些后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让人们接受这样的观念。

我发现这样一个模式,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往往都是因为一些小事。当在某些时刻,他们可能听到了一两个好故事开始尝试投资,然后犯了一些错,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犯了一个错误,因此损失了投资的100美元,之后,他们在接下来五年都不打算投资了。他们会说:“是的,我曾经尝试过。我亏钱了。你知道吧,都是骗人的。”我认为大众教育和用户体验需要进一步改善,同时,我认为我们需要监管。我不清楚这个监管是怎样的,但如果在制度方面和法制方面没有明确的界定的话,很难让所有用户感到舒适。我们的监管无需过分优秀或者糟糕,但我们需要一种监管,能够将DeFi变成人们的日常,让DeFi被全世界所接受。或许这会减少一些机会,但可以为DeFi带来更多的用户。

Brandon:我十分赞同Marc和Marta说的话。我认为需要两样东西:用户体验和用户安全。有意思的是,我们谈到安全,和大多数人谈的安全不一样,我们聊的是共识机制的安全,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更关心他们储存的资金、资产的安全。如果你尝试让他们自己去安全地管理资产,你或许会给他们一本关于安全使用DeFi的指南,这本指南有好几页,人们很容易犯错。

如果有人将自己的积蓄存在浏览器插件的硬钱包里,将安全词写下,放在书桌里,这并不安全。而且在硬件钱包里装一个软件,很不容易,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想想如何让这个过程变得简单,让人们安全地使用这些系统,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自己管理自己的资产。我认为DeFi特殊在,给人们选择的机会。和传统金融系统不同的是,在DeFi,你可以选择处理资产,你可以选择像Coinbase一样的可信任系统监督资产,或者说其他平台,这至关重要。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