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剖析-Livepeer的协调员和转码人将如何推动视频的未来

他们拥有足够的算力来处理所有流经 Twitch、YouTube 和 Facebook 的实时视频流。

协调员和转码人属于活跃的、不断发展社区的一部分,这个社区跨越了大洋,并在一天的24小时里持续分享技巧、建议和鼓舞人心的谈话。

他们参与其中是因为他们从一个关于视频创作者困境演讲得到了启发。 或是一篇关于获取财务成功的博客文章。 或是该项目在加密货币投资界中引起的轰动越来越大。

综合剖析-Livepeer的协调员和转码人将如何推动视频的未来
Livepeer协调员贡献排行榜

他们是 Livepeer 的协调员和转码者:全球新兴去中心化视频流基础设施背后的力量。

“我发现转码人/协调员社区是我参与的最具协作性的 Web3 基础设施社区之一,”来自 Chainflow 的 Chris 说道,他在 2018 年听到 Livepeer 联合创始人 Doug Petkanics 在纽约的 Token Summit 上发表演讲后便成为了一名协调员。

视频流的新典范

看似势不可挡的视频流媒体热潮已经对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产生了影响。 现在,大约 80% 的网络流量构成了流媒体视频。 但是,想要在 700 亿美元的市场中分一杯羹的有胆识的开发商面临着几乎无法逾越的财务困难。

Livepeer 可以帮助他们克服最大的问题之一:转码成本。

为了确保高质量的观看体验,直播公司必须首先重新格式化或转码原始视频,以便让这些视频可以在任何设备上以任何连接速度播放。 但是运行转码基础设施超出了许多初创公司的能力——中心化提供商会收取高额的费用来完成这项工作。

然而,Livepeer 网络是去中心化的——由以太区块链协调的100个节点组成的网络——可以提供比传统供应商少50 倍的转码服务费。

这就是协调员–Livepeer对节点操作员的称呼—他们扮演着关键角色。他们将带宽和计算能力奉献给转码业务,以换取直播公司的费用(以ETH为单位)和奖励(以Livepeer的原生通证LPT为单位)。许多协调员反过来操作转码人群,而其他人则将角色众包。

虽然到目前只为100个协调员节点配置了该协议(设置为更改),但可以在这些节点后面运行的转码人数量没有限制。目前,在转码世界里,网络上有超过7万个图形处理单元(GPU)可用。

以使命为荣

来自比利时的Nico Verguwen于2020年3月建立了他的第一个节点。“代码转换并不是我自己完成的,而是允许其他用户直接把他们的电脑连接到我的电脑上。他在一次Discord的采访中说:我不必担心 Livepeer 的很多细节就能通过这种方式赚取 ETH,。”

“这最初只是一个实验,但现在已经拥有 100 多个用户了,并且一直是发展转码人社区的重要催化剂,我为此感到非常自豪。”

今年年初,他自己开始投身于代码转换,并写了一篇博客详细介绍了这段经历,还向潜在的新用户保证他们可以在没有大量硬件支出的情况下一样取得成功。他的故事吸引了许多新人加入了生态系统。

协调员以及他们的转码人池根据他们的费用、位置和性能质量来竞争工作。LPT的重大承诺–要么由协调者,要么由Livepeer的委托者—他们同样能吸引新用户。

广泛使用的LPT是网络安全、性能和治理的核心。作为向高性能的协调者质押通证的回报,目前2815名委托者(同样,他们的人数没有限制)将获得转码费、网络奖励的份额,并对Livepeer的治理拥有发言权。

一部分协调者受利润以外的动机所驱动。 例如,NYC PHILANTHROPY 和 LPTNODE_JE 已承诺将部分收入捐赠给慈善机构。 其他人则被 Livepeer 帮助解决的问题所吸引。

总部位于加拿大的 Titan Node 在得知全球最大的数字资产管理公司 Grayscale Investments 已将 Livepeer Trust 添加到其广受欢迎的资产系列后也参与其中。

“构建Titan Node的原因是我寻求在我的技能范围内构建一个加密货币项目,这个项目可解决我可以理解的问题…… Livepeer 似乎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此后,几个朋友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自从加入 Livepeer Telegram 和 Discord群的第一天起,我就对其社区印象深刻。 2021 年初,大多数线上聊天主要是试图哄抬币价或在聊天中进行诈骗活动。 Livepeer 社区真的从不主张谈论价格,社区主要关注项目本身,这让我的体验感变得很好。”

Titan Node 的收入足以在第一周内支付设备费用。

Galmiza 是一名 IT 工作者,曾在法国学习工程学并在阅读 Nico 的 March 博客后加入。 他们现在正在赚取LPT,同时在为师生互动设计一个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将使用 Livepeer 进行转码。

来自Chainflow 的 Chris 也有开发背景,因此他完全明白到将转码成本降低几个数量级能给创意人员带来地现实好处是什么。

“早年间,我曾尝试为宝莱坞打造 Netflix,”他通过电子邮件说道。 “转码成本是一个巨大的痛点。 这就是Livepeer 的使命给我带来如此强烈共鸣的原因。”

快来加入Livepeer吧!

Livepeer官网:https://livepeer.org/zh#get-started       

Twitter:https://twitter.com/LivepeerOrg  

QR code